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飛龍

我欲乘風歸去 不是人間勝似人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刘黎平:史记 海子传(图)  

2015-04-18 22:41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5-03-27 刘黎平 看见

刘黎平:史记 海子传(图) - 蝉公二世 - 蝉公二世的综合杂志

        史记海子传(转自刘备我祖公号)

 

 海子者,怀宁人也,家在高河查湾村,查姓,名讳海生,甲辰年生。家为农户。

       其幼耕于陇亩,多识草木鸟兽之名,每见日之夕矣,牛羊下来,鸡栖于埘,又见浩壤黑泥,林野大荒,兴叹,其为诗人,始于此乎?
        海子敏,十五岁以甲等优录京师大学堂,习法令之学,年十八,忽索笔为诗,惊为天工。癸亥年(1983年),入法学堂为师者,研哲学。

刘黎平:史记 海子传(图) - 蝉公二世 - 蝉公二世的综合杂志

        海子为人,询询如也,好独处,似不能言者。其行事,无所道者,然其于诗,则不世出之豪杰也,能动鬼神天地,世多惊骇。
        之所以动天地者,非其殊威也,乃其赤纯也。
        阅其歌行,如见一庞然赤子,举臂叱咤而走,群山皆动,鸟兽屏息。
        闻其音韵,如风从万窍来,侧耳听,万物皆有声,土块有声,落日有声,顽石有声,草木有声,其声皆自太初来,海子者,即太初也。
        其血脉筋络 皆与万物通,海子呼痛,则草木哀伤;海子呼悲,则顽石泣下;海子呼穷,则山川无路。
        海子即草木顽石山川之化身,万物皆具于一体,故海子曰:抒情即血。盖海子之血,乃天地之血也。

刘黎平:史记 海子传(图) - 蝉公二世 - 蝉公二世的综合杂志

        其诗云:“八月逝矣,山峦清晰;瞻彼苍天,高于往日;瞻彼浮云,尔貌不识;八月如爵,安坐我诗;一杯虚空,载我之辞;一杯累累,载我太息;哀哉我父,岁月如笞;岂得悠游,共此艰时。”(八月之杯)
又有诗云:“若有女子,经彼南亩;麦田之野,收拾吾骨;载以木椟,还于我居;我母何在,晾衣于堵;恐其伤悲,莫告吾母。”其伤死孝亲之意,读之不忍。(死亡诗)
       又有诗云:“牧马伐木,吾欲远游;稼穑菜蔬,吾欲何求。我居所临,春花海流;天下诸君,皆我之友;一一相告,岁月且优。”(面朝大海春暖花开)此诗有乐居好生意,大为地商所喜,天下有屋,即有此诗,人虽不识海子,然皆知此诗,皆能诵之。

刘黎平:史记 海子传(图) - 蝉公二世 - 蝉公二世的综合杂志

         然,海子于京师,常寂寂,又不乐与人居。
         京师结诗社,曰:“存者社”,海子不与,问之,则曰:“自来诗人皆寂寞,吾乐独处,岂在结社。”
其实未必,盖骚人聚,言他人诗,皆不逊,有长者叱海子曰:“小子何知。”海子不能平,面赤,拂袖去。
又,海子拙于言,京师欺其年少,多诟辱之,某岁,张旗鼓批之。或游川,有诗人哂海子,海子耻之。

刘黎平:史记 海子传(图) - 蝉公二世 - 蝉公二世的综合杂志

         海子未娶,有相好女子,竟为他人妇。又短于世务,某日逢同僚孙里波,怅恨曰:“尔等评职,吾竟不知,欺我哉。”
海子能通神识,己巳年,知有变,益狂。尝呼曰:屋顶有魅。
         公历三月十四日,留一诗,曰:“海子还生,其数有十;歌兮舞兮,哂笑其尸;尔所痛兮,弥漫大地;世人所居,无非谷米;吾之所往,大风起兮;嗟尔曙光,不明何意”,幽怨深伤,有神鬼意。
         海子之欲死,久矣,尝于友者苇岸论死,苇岸曰:若缢死,极难堪。海子曰:吾欲自飞机坠空死。
         己巳年公历三月二十六,海子怀书四,其一曰《圣经》,其一曰《瓦尔登湖》,数枚橘,晨往山海关,卧轨死。京师自杀,皆选此,盖曰慢车碾身,可如意,若逢快车,为其推,不得意也。

刘黎平:史记 海子传(图) - 蝉公二世 - 蝉公二世的综合杂志

        海子死,又五年,顾城杀妻,自缢大洋荒岛。
        己巳年后,天下诗人稀矣,盖芸芸众生,往来名利,皆以商贾为事,骚人之事,不足齿。俗云:投石街衢兮,中者皆为诗人兮。海子顾城死,则云:投石街衢兮,中者皆为商贾兮。
        然,天下仰望海子不绝,每至祭日,墓前吊者如络,天下言诗者,莫过海子。后有汪诗人出,不过萤火蛙语,才情浅,不可同日;又有梨花,碎文为诗,聒噪耳。乙未年,荆襄有民妇余氏者,残人,有天然诗语,天下仰慕,与海子或可前后参差。然多怨怅语,其度,其神妙,逊海子。

刘黎平:史记 海子传(图) - 蝉公二世 - 蝉公二世的综合杂志

        嗟乎,读海子诗,未尝不流涕,惊其神鬼语,得天地之妙,又悲其遇。盖海子之死,非肉身之死,乃时代之死,人心之死,以海子为牺牲,祭时代之殇也。
        海子彼时若不死,亦或庸碌于世间,泯然众人,徒增世人之羞也。
        海子不死,海子升华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