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飛龍

我欲乘風歸去 不是人間勝似人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载]哦,湘西(组诗)  

2015-02-09 19:03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原文地址:哦,湘西(组诗)作者:刘年的文字

《哦,湘西》(组诗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年

 

《芭蕉》

 

每个黄昏,穿满襟衣的母亲会站成第四棵芭蕉

反复地呼唤我。声音,是翠绿的

 

要叫很多声,开骂了,我才应

有时在麻山,有时在巴那河,有时在椿树田,有时在幺妹家

 

像剥开芭蕉叶的粑粑,像反复揉过的泥巴

那时,每一个黄昏,都是糯

 

  

《吃酒》

 

总盼着去吃酒,走多远都不怕

有好吃的、有戏看不说,还可以捡到炮竹

唢呐贴着秧浪过来的时候,我恨不得把田埂拉直

那时,人情不值钱

经常只送两升米,三升黄豆,五升包谷

 

 

《山茶树》

 

V形的手指般的树杈,可以做弹弓

粗的,可以削螺陀

蜕皮的茶泡,白中泛青,是上天赐给穷孩子的水果

茶籽不能吃,最没有用,只能留给大人榨油

 

山茶叶太硬,不能泡茶,但也有用

可以当钱,向小幺妹买她用花花草草做的饭菜

有时候,她还会找我钱

那钱,是小一点的山茶叶

 

 

《火坑》

 

火坑里,茶树蔸一直不熄;撑架上,水一直不开

胡须里,父亲的故事,一直不完;母亲的膝上,我一直不睡

姐姐突然在阶沿上惊叫,下雪啦——

 

去年,我到了老家,原来的火坑处,全是草木

三十多年了,我依然能认出她们:婆婆针、晴草、羊胡子草

刺根、金银花、麻、地枇杷、鸭脚板儿、艳山红……

 

 

《椿树》

 

生我那年,母亲在门口种了一棵椿树

椿树比我肯长,很快高过了母亲

 

椿树材质好,等你接婆娘,打衣柜好不好?母亲把我捉住

好!我挣了一下,没挣脱

 

找幺妹做婆娘好不好

好!我挣脱她的手,追田光贵去了

 

 

《和辣子》

 

受了气,父亲会忍,母亲会站在芭蕉树边骂

有时,会传来回声,仿佛对门那排青山,在和她对骂

有时,会提着菜刀,到芭蕉树边骂几句,回来再切

 

下田也骂,背万年时的蜢子,天收的卷叶虫,砍脑壳的雨,偷野老公的牛

奇怪,她骂过的秧,长势比别家的都好

 

 

《进城》

 

父亲的箩筐里,一头坐着姐,一头坐着我

姐姐太重,我还得抱一只月猪儿

 

六十里山路,经过老司城和一架磨香粉的水车

再翻过高峰坡,就能看到婆婆的永顺城

 

婆婆会做甜酒、汤圆和皮蛋

她是父亲的妈,没有我的妈好看,但从来不打父亲

 

 

《寂静》

 

和雪地不同,月地里,不会踩出鞋印

秧,悄然分蘖;凉水,暗生青苔

 

每一个村庄,都有人偷情

每一个村庄都有孩子在算计,水井湾的三月泡儿,红了没有

 

 

《躲猫儿》

 

大姐总是赢

有一次,找哭了我都找不到,她却躲在草树里睡着了

这回,她又赢了

找了十多年,找到滇缅边境,也没找到

 

 

《姐》

 

我用火钳敲屋檐上的冰棱

你在煮雪和洋芋

我将一捧雪,放进了你的后衣领

 

一生中,有些事,是我没有办法做到的

比如说,找到或者忘记你

比如说,把铁环开过草籽田的田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